唐金陵教授《中国公共卫生理论与实践》系列讲座第十讲——“循证卫生决策”

2018年5月6日下午,《中国公共卫生理论与实践》系列讲座第十讲开讲。经过课程负责人李立明教授介绍,香港中文大学流行病学教授、流行病学系主任,唐金陵教授为在场师生带来关于“循证卫生决策”的讲座。

2.jpg

开始,唐教授先分享了学习贴士,强调要用批判的、辩证的眼光看问题。唐教授借用塞梅尔维斯调查和控制维也纳医院产褥热流行的事例为引,梳理现代医学的发展进程,指出流行病学是医学的主旋律,是医学应用型研究的方法论。

1.jpg

随后,唐教授借用阿奇·考科伦的话:流行病学研究结果被医学界忽视,强烈呼吁对其进行系统的收集、总结、传播和利用。唐教授以丰富的经验,举出很多事例,说明对现有医学干预方法的质疑和推敲,经验医学与研究证据在某些方面可能“针锋相对”,于是循证医学应运而生。“循证医学是有意识地、明确地、审慎地利用现有最好的研究证据制定关于个体病人的诊治方案。”“这是一场兴起的革命。”

而后,唐教授详述循证医学的学科要点。循证证据有六个特征:来源、相关性、可信度、结局的重要性、绝对效果的大小、适用性。强调:证据不等于决策,循证决策三要素包括

当前最好的证据、价值取向、现有资源。要综合权衡三要素,并以病人的价值观主导决策。各类证据经产生、收集、整合、解读和利用,最终指导制定指南,“走向临床,被临床所接受”。

有别于个体决策,卫生决策则是针对群体的决策。唐教授详细讲解了卫生政策评估的内容、复杂干预及其决策特征,并以癌症的筛检决策为例,具体讲述。唐教授又以几种慢性疾病的诊断切点为例,说明疾病的确诊“并不是黑白分明”而是“人为规定的切点”。这是关于医学实践的核心之一—什么是疾病的讨论。

最后,唐教授以朗读王一方《我的科普彷徨史》的体会为结,“医学从来都不是简单的问题,不能完全交给医者,尚需人文之引导。”

李立明教授总结道:唐金陵教授以自身广泛涉猎的渊博的知识,将公共卫生从历史延伸至现在,由科学结合到人文;讲述了循证决策的思路,依据科学证据,但不完全依赖科学证据做决策,一定要和其他证据相结合。对庞大的群体,也不能离开循证的思路,并要树立“循证的理念”,并广泛应用在价值观和经济等方面。对于转化医学、精准医学等新概念,要结合其产生的背景,明晰其历史发展始于流行病学,不迷信专家说法,而批判性地对待,即抱有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

本次讲座,引发在场师生的积极响应和深入思考,并加深了师生对于循证医学乃至医学本身的理解。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与卫生统计学系

2018年5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