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哲学确实使我开窍 陈兴安

 

                          参观《纪念陈云同志诞辰100周年展览》有感

陈兴安(北医医疗系54年毕业生.公卫系首位苏联劳动卫生专家的研究生)

 

    9年前,我很荣幸地有机会到国家博物馆参观了《纪念陈云同志诞辰100周年展览》,深受教育。其中,陈云同志生前所讲“学习哲学,可以使人开窍;学好哲学,终身受用”,意义十分深远。几十年来,我比较重视学习哲学,确实使我终身受用。

1.      二军医大的政治课强调理论联系实际,开始使我认识到学习哲学的重要性。19564月至19575月,我在二军医大学防化防原军医师训练班学习。前后听了一位少校同志讲授了两个学期的《辩证唯物主义》,以毛泽东同志的《实践论》和《矛盾论》为主要教材。这位老师的讲课时注重理论联系实际,生动活泼,深入浅出,特别是在期终考试时,要求大家结合自身的工作和学习经历说明学习哲学对自己的帮助。这种考试方式使我实实在在感受到了学习哲学的重要性,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期终考试,我得了5分。

2.      英国导师的发言,更加激发了我学习哲学的自觉性。19821月,我作为WHO奖学金的得获得者,赴美国能源部国立阿贡研究院进修。我的导师英国著名放射毒理学家专家Rundo博士为安排我的进修计划,召开了一个小型会议,先由我介绍自己在中国从事的科研工作情况。当我介绍我们曾发现吸烟者肺内钍的水平高于非吸烟者研究结果,遭到了在场的美国流行病学专家Stebbings博士的反对,他认为这个结果不可信。当时我据理力争,双方争执不下,主持会议的Rundo博士此时只说了一个字“Practice”(实践)。这句话使我十分惊讶,“噢!原来外国专家也懂得实践论呀”。这件事进一步激发了我学习哲学的兴趣和自觉性。

3.      陈云同志的十五字诀,对于培养科研人员的判断力很有帮助。1980年冶金部邀请我担任美国第一代著名放射卫生专家Eisenbud教授的全程翻译赴云南锡矿山考察,期间曾向他请教对年轻科技人员应着重培养何种能力,他回答“Judgement”(判断力),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观点。那么怎样培养判断力呢?我认为陈云同志提出的十五字诀“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交换、比较、反复”为我们的科学研究工作,特别是确定科研方向提出了正确的科学方法。今年,我们课题组一项长达25年的科研项目之所以获得2004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的关键,是我们找对了正确的科研方向。我们从研究放射性皮肤沾染,医院放射科的X射线防护,实验性反应堆的防护,以及柏坊铜鈾矿的放射卫生防护,一直到明确我们的长远科研方向《稀土铁共生矿矿工吸入钍尘对矿工健康影响预防护措施系列研究》(1978-2003)实际上就是一个“交换、比较、反复”的过程。目前我在课题组工作中,对于任何一项决策往往能做到事先同组内同志交换意见,对两种不同方案进行比较和反复研究,有意识地将某项决策放上一天,经过一夜后再作决定。实践证明,这样做确实能使科学研究不断取得进展,减少失误。

4.      陈云同志的“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的教导,对我们在课题研究过程中排除某些干扰帮助极大。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1979年某日,研究室的一位副主任突然来到我办公室,张口就说“老陈啊,你快50岁了,过了50岁你就报销了。我建议你不要再搞呼出气中钍射气测定方法的研究了,改搞人的骨头中Ra226的微计量学研究。”对此突如其来的建议,我当时的想法是:第一,所谓50岁以后就报销的说法没有科学根据不能信。第二,根据我在北医时对民航飞机修造厂的调查,已见不到由Ra226作为夜光粉的仪表,体内可能有些Ra226污染的退休老工人只有10多位,而且研究骨头中Ra226的微计量学,解决不了工人的健康问题。纯粹是一项脱离我国生产实际的理论性课题。相反,我当时正在不断研究的是我在北医公卫系工作时确定的长远科研方向,关系到国内外成千上万稀土作业和钍尘作业工人的健康有重大现实意义。想到陈云同志“不唯上,只唯实”的教导,我没有采纳该副主任的建议。双方各持己见。此时,正好组内有一位助理研究员对下矿不感兴趣,愿意承担上述Ra226课题研究,直接由对Ra226课题感兴趣的研究室正主任指导,独自1人搞了近2年,难以深入,半途而废,便要求调离本单位,到北京某医院从事核医学工作去了。另一方面,1979年年底,我通过了WHO的出国考试,赴美进修。归国后,在学到和带回美国先进技术的基础上,和协作组的同志们继续在白云鄂博矿开展的钍放射卫生课题的研究,到2005年获得一项2004年度的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上述事实充分说明了陈云同志生前所讲“学习哲学,可以使人开窍。学哲学,终身受用”是至理名言。




Copyright © 2012 北京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校
办公电话:010-82801620